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快穿:我只想種田 > 第1934章 交易(第二更,求月票求訂閱)

第1934章 交易(第二更,求月票求訂閱)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dakukz.live,    ————————

    樂室傳授還是很嚴肅的,何時了的人摸不清秦魚的路數,但覺得此人不按常理出牌,沒準會在教課中打擾晚溪沙,卻不想人家乖得很,全程低調坐在角落里,安靜聽課,似不存在。

    等漫長的一節課結束,秦魚先出了門,被婦人帶去會客廳,路上婦人問起第五刀翎的去向。

    也不算突兀,畢竟此前第五刀翎是一直跟著的,現在忽然不見了。

    “這里是何時了,姐姐你問一個男人會去哪么?”

    婦人失笑,意味深長道:“第五閣下可不是那種人!

    秦魚揉著嬌嬌的腦袋,眨眨眼,“好吧,他估計是隱在一處吧!

    婦人:“怕姑娘你有危險么?真是好師兄!

    秦魚:“是看著我,怕我亂來!

    婦人:“???”

    額...依舊是個好師兄?

    那作為一個好下屬,她是不是也應該蹲在房門前保護下自家的晚姑娘?

    ————————

    會客小廳其實是一茶室,很幽靜風雅,臨著水流橋段,真是不錯的地方。

    晚溪沙處理完事過來,就見到自己的客人正在看一本書,而小桌子上正趴著一只肥貓,它在吃糕點。

    一動一靜。

    一靜一動。

    晚溪沙走過去,“抱歉,讓青丘姑娘久等了!

    她到跟前,微一福禮,這種禮儀常見于凡俗權貴,多以閨閣或禮樂教派約束女子,在修真界女修里面是極不常見的,因女修大多自強,禮儀制度跟男修相同,也就極少數道統不正的宗門會對女子實行次位教導。

    晚溪沙這樣出色的女人,似有種矛盾,一來她對那些強者或者修真權貴并不上心,卻又對自己的青樓女子身份坦然認同,這一行禮就是一種坦蕩。

    “還好!鼻佤~收了書,看向晚溪沙,“我還得多謝晚溪沙給我這個機會,肯聽我幾句!

    晚溪沙坐下,抬手泡茶,且示意秦魚明說。

    “我想請晚溪沙姑娘替我煉制一些可抗黔云毒嶺巨毒的丹藥或者藥劑!

    晚溪沙頷首:“可以!

    秦魚開門見山,可人家比她更干脆,好像已經猜到她想要什么似的。

    不過秦魚也沒問對方如何知道自己為何找上她的。

    聰明人么,不用問的。

    秦魚投桃報李,將左手邊一封卷軸挪過去,“《山海蝶音》的曲子我已經寫好了!

    晚溪沙看到了,但是沒動,只品著茶,淡道:“拓寫之道,在形不在神!

    秦魚:“晚溪沙姑娘何等才華,只稍看下曲調就會了,自有自己的曲調神魂!

    晚溪沙:“彈給我聽吧,不是青丘姑娘此前自己說的嗎?”

    我特么...你藥還沒給我呢。

    可秦魚此前的確說過那話,于是她笑了下,不置可否,“那就借下姑娘你的琴吧!

    她彈了,讓晚溪沙略意外,她沒想過對方這么好說話。

    好像沒什么脾氣。

    這么順著她。

    要知道她連藥都還沒給....

    但晚溪沙也沒多想,曲音在前,理當尊重。

    廳內琴音蔓蔓,廳外閣樓對面亭子瓦頂,第五刀翎坐著,單手抵刀,冷如磐石。

    他說要看著,就真的看著。

    忽而,他轉過臉,看向不遠處的樓閣屋頂,那邊也站著一個人。

    一個劍客。

    燕云海。

    ——————

    一曲還未罷,但外面已有風聲劍音刀鳴,似有風雷飛梭,似有靈光縱橫。

    切割裂帛,滾云彈光。

    這種動靜摻和入琴曲之中,但晚溪沙沒在意,而她也察覺到彈琴的青丘也沒在意。

    這琴曲極穩。

    旁若無人。

    直到外面動靜初歇,一曲罷了。

    秦魚按著琴弦,袖擺輕蕩,拂袖笑看晚溪沙,“滿意了?”

    這話像是哄著什么小孩子似的。

    晚溪沙也沒說什么,只掌心在桌上輕輕一放,一個囊袋落在桌子上。

    “藥在這里,多謝青丘姑娘一曲!

    “同謝!

    交易這么迅速就完成,秦魚正抱起嬌嬌要走,忽又頓足了,回身問晚溪沙:“晚溪沙姑娘,要不要跟我做一些其他的交易!

    晚溪沙放下茶杯,瞧著她的目光頗神,卻又略嫵。

    “為樂道,還是煉丹?”

    “我都行啊,看姑娘你喜歡!

    “....”

    晚溪沙看出來了,這無闕孤道青丘是個萬金油。

    看似啥都行,其實從不吃虧。

    從她一早拿《山海蝶音》來誘她交易,如今又....無付出的買賣,穩賺不賠。

    ——————

    秦魚在廳內待了一晚上,次日凌晨才出,出門就見到蹲在角落目光灼灼的婦人。

    晚溪沙也看到了,表情微妙,瞥了秦魚一眼。

    嬌嬌主動解釋,“跟我家丘丘無關!

    呵!

    秦魚悻悻,趕緊抱著胖貓跑了。

    見到外面亭子上第五刀翎握刀而立,堅若磐石。

    那氣場,那氣概,簡直沒得說,man得一匹!

    對了,周遭有血味,也有傷者。

    不知是第幾波,要么是來暗殺的,要么是因為晚溪沙而來試探的。

    反正結束了。

    “師兄辛苦了,來,吃個早飯!

    秦魚拿了一盤糕點招呼亭子上的第五刀翎下來吃東西。

    那姿態就跟動物園里面投喂的管理員差不多。

    好在大師兄沒生氣。

    第五刀翎沒問她在廳內跟晚溪沙談得怎么樣,拿了一塊吃,“你平日里都備著這些吃食?”

    “一般都有準備,球球要吃,不過這一盤不是,是從晚溪沙那兒順出來的,味道不錯!

    你這又吃又拿的,倒也好意思。

    “她不是一般女人,你拿什么跟她交易?若有付出,明說,我填補你虧損!

    解毒藥是公用的,晚溪沙的開價不會低,不可能白讓秦魚一個人承擔,第五刀翎的態度很明顯。

    “沒,我什么都沒付出,只用《山海蝶音》交易就可以了!

    那樣珍貴的琴曲,她說給就給了,也不見得可惜。

    秦魚待人周到,給了糕點還拿了兩杯牛奶,一杯給嬌嬌,一杯給第五刀翎,隨口問:“昨晚燕云海沒動手么?”

    “看戲,動的是別人!

    “若是真動手,師兄這次可有把握?”

    此前燕云海是敗給第五刀翎的,但那是在天藏之選考核的規則限定之下——對方被壓制了。

    若是完全無壓制,那打起來...

    “沒有!

    第五刀翎直接道,也不多言,帶著秦魚回了方有容等人所居的客棧。

    秦魚回去一看就知道這些人昨晚也沒閑著,怕是都動了武。

    瞧著,還有人受傷了,靈力也有虧損。

    不過也都解決了。

    秦魚把藥拿出來,數量不多,但絕對能在危機關頭救命,眾人品鑒過,因都是有眼力的,都很是驚疑。

    “都是極品靈丹?那晚溪沙竟是丹藥大宗?”

    丹藥大宗,那可是連北疆之主都會禮遇的人物!

    這樣的女人,卻甘于在何時了當一名青樓女子,雖說何時了并非一般意義上的青樓,多數賣藝不賣身,這晚溪沙更是從不出閣,但意義上還是青樓女子。

    真是奇葩。http://www.dakukz.live/9_9909/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