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五百一十三章 磅礴邪焰

第二千五百一十三章 磅礴邪焰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dakukz.live,    要知道,這種看門狗的搞定方式,一定有別于主人,而且他們通常很難搞定,因為他們只喜歡真金白銀的攜帶者,他們來的如此匆忙,肯定沒有帶那些東西。難道,這些家伙也會相信魯哈爾的空口許諾?大王子的侍衛搖著頭表示想不通,想不通?偛恢劣谑怯蒙辔陌。魯哈爾整個人就像是一個謎題一樣,當他出現在大王子侍衛面前的時候,大王子的侍衛就會變得整天陷入謎題,猜測謎題,最后成功成為謎題當中的誘餌。

    他們進去的時候。那位掌管死禮火祭的頭目,被他們稱之為火首的家伙,正在興趣盎然的試穿他的新禮服!如果只是一般的衣服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但真正的事實是,那所謂的新禮服居然是用火焰制成的。也就是說,現在,他在試穿充滿著熊熊燃燒的火焰的一件不可思議的華服。一開始,大王子的侍衛很懷疑,那些是不是真的火焰,或許是冷火焰根本沒有溫度,只是看著火苗旺盛而已。當那得意洋洋的火首一邊試穿衣服,一邊自娛自樂取出,一塊羊腿在自己的衣服上烤的滋滋冒油送入嘴巴里的時候,再沒有什么理由可以讓大王子的侍衛認定,這是普普通通騙人的冷火焰了。而且,馬上他們就因為成為這不斷燃燒的焰衣的觀光客人而變得汗流浹背,魯哈爾確定這一切之后立刻入戲的感嘆,“這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情!”為了讓這家伙把目光看過來,魯哈爾給了他神仙這個最高贊譽。他說謊的時候連眼睛都不眨!聲音更是理直氣壯!尾音處哆嗦兩下,表示他心口合一!

    “我的不知何來的客人,你說的不錯!我們是擁有神力的異類!但是,我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獨享我們自己的力量,我們要把它帶給永遠偉大的部落!”那個已經把火焰劈掛在身的高大身影語氣愉快地回答著。踩著凳子在他面前把他火焰衣服中間的紐扣一個接一個的扣起來的侍者原本穿著厚厚的衣服也幾乎快要化成灰燼,完全飄飛不見了。所以在一邊準備,同樣穿上了厚重衣服的侍者,馬上來頂替上一個繼續為他們的火首穿衣服。那些火焰在隨著他們不斷揮動的衣襟,和那個高大聲音本身的動作來回搖曳擺動。它們深藏貪婪的舌頭,不斷地舔舐著離他們足夠近的東西,空氣中充滿了它們的味道。但是它們看起來還是不滿足。把他們的舌頭伸得更長。

    這些自我贊美,比大王子的唯我獨尊還要高傲的更加徹底。大王子的侍衛心有不屑,可是處在這種情境之中,還真的不敢把不屑表達出來,只能低眉順眼,當自己是個凳子。沒聽到,沒聽到!

    “火首!”一個臉上有三角形刀疤的人站出來向他的主子行禮,然后,用目光快速滑過魯哈爾他們一眼,仿佛已經在那一瞬之間找到了他們身上的某個漏洞,“陌生人身上有著磅礴邪氣,我們還是按照可汗的指令閉門修煉吧!他們之間的事,我們還是不要理睬的好!司禮大人也是這么吩咐的!”

    火首的聲音大而洪亮,紅綠交替的火焰在他嘴巴附近吞吐然后又從他的耳朵冒出來,因為那些火焰的原因,他的聲音仿佛帶了熱度,“我們雖然選擇保護可汗的榮耀,但并非被命令!”這名火首顯然對他的護法提到了他更高一層主子的司禮大人表示惱火!

    “可是,這些人他們并非是地位比可汗尊貴的存在,我們犯不上因為見他們而冒險!”另一個護法模樣的家伙也同樣覺得他們的主子與魯哈爾他們的私會是可以但是不必要。

    “確實算不上很必要,但是,我們要看看他們到底帶來了什么禮物!能夠知道有什么渠道來見我的家伙,總不至于帶那些蒼白沒有色彩的東西來見我,我倒是很好奇這個有我理解不了,聰明的家伙到底能給我帶來什么樣的驚駭或者是驚奇!”衣服上的火焰仍然洶涌燃燒的火首對自己的判斷很自信的說道。

    大王子的侍衛在他看不到的陰影之中,微微撇起嘴角,這家伙真是有點兒像模像樣,光是他身上的那些火就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不過越是這樣做出非常的事情,越是說明他們在鼓搗著某種小把戲,小把戲可是蒙蔽人雙眼的大武器,不過也特別不經拆穿,可能一下子就會變成紙老虎!

    “紙老虎?他們是誰的人,我們得先問一問才知道!嘿,你們帶著大王子殿下的名帖來拜訪,難道就真的是他的人嗎?雖然與我們無關,但是那位殿下的名聲,任何人都想沾點光吧!想要以他之名到處沾油光的人能排滿整個沙漠!”臉上有三角傷疤的家伙將他的身體完全對正魯哈爾和大王子的侍衛像是銅墻鐵壁一樣釋放他的威嚴。而他的手,已經自然而然的去撫摸他的刀柄并且在逐漸的施加力氣,仿佛他們的回答有一點點差池,他就會把他的刀拔出來,馬上開戰!

    此時的火首,正抬起他的胳膊,讓人把那身著著火焰的衣服套上他的胳膊,然后再系上上面的扣子,很顯然,那個才幫他套上一半袖子的侍者戴著隔火的手套已經完全被火焰燒得漏了洞,他知道到了手套耐火的極限,馬上退下去,換成了另一位侍者上來為火首服侍;鹗讻]有打算在這個時候開口的意思,就是也想聽聽魯哈爾他們關于這個問題會是怎樣的回答。并且希冀得到讓他耳目一新的回答!陌生的東西想要進入高貴者的記憶就必定要展示出它的動人之處!

    大王的侍衛捏了一把汗,他們真的會覺得大王子的令牌就是他們需要的,算得上珍貴的禮物嗎?這些連火焰都不怕的家伙。也會覺得那個十分難得的令牌除了做工精良之外,還能有他們需要的功能嗎?一切都像是最深最重的迷霧,不過,它們已經馬上要被揭開了。

    魯哈爾鼓鼓搗搗的在袖子里摸索著那塊令牌,在那個所有人都差不多屏息而待的時刻里,他的臉上出現了遲疑之色而且越來越濃重,這讓大王子的侍衛感覺到一陣恐慌,這家伙無比精明的從不犯錯,也從沒有任何遲疑時刻,而現在,他竟然遲疑了,這讓大王子的侍衛覺得心如擂鼓憂慮不已,這家伙不會在這時候偏偏把東西弄丟了吧。要是那樣的話,這些人可不會讓他們輕易離開這里。http://www.dakukz.live/4_4275/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