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太上執符 > 第四百七十八章 走投無路

第四百七十八章 走投無路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dakukz.live,    短短一夜之間,大荒人人自危,無數部落惶惶凄凄,俱都是紛紛派遣使者,向三族匯聚而來,表示出了自己的臣服、誠意。

    太慘了,一夜之間,上百個部落被天降誅仙劍氣抹去,整個部落徹底消失在天地間,所有部眾盡數死的一干二凈,堪稱是亡族滅種。

    魔祖的誅仙劍氣做不得假,大家都是從誅仙劍陣中逃出來的,根本就不用三族多說,無數部落的首領紛紛屁顛顛的向三族匯聚,尋求庇佑。

    短短一日之間,三族潰散的人心瞬間恢復到鼎盛不說,反而前所未有的凝聚。

    不得不說,三祖這一手很強勢、很霸道,直接賊喊捉賊,往魔祖的身上潑臟水,這一手很成功,很奏效,魔祖根本就連辯解的辦法都沒有。

    “砰!”

    不周山巔

    魔祖聽聞饕餮回報,猛然砸翻了身前案幾,眼中怒火沖霄而起:“混賬!”

    聲如雷霆,在西昆侖中不斷回蕩,驚得饕餮忍不住身軀一個哆嗦。

    這鍋太黑了!

    簡直是黑的不能再黑!

    但魔祖能說什么?

    他的辯解有人聽嗎?

    莫非大荒世界,除了你之外還有人能發得出誅仙劍氣不成?

    半柱香的時間后,魔祖怒氣收斂,整個人平靜下來,很認真的看向遠方,看向了那不斷匯聚的三族大勢,許久后謂然一嘆:“當年老祖我敗得不冤!”

    三祖如此心狠手辣,如此歹毒陰險,自己卻毫無防備,敗得冤枉嗎?

    只是這鍋,太黑了!

    一時間大荒萬族對魔祖驚懼到了極點,簡直是提及其名字,便要聞之變色的地步。

    天南

    金翅大鵬抱著金鵬的身軀,端坐在梧桐樹前,一雙眼睛略顯空洞。

    這是他最愛、最得意的子嗣,修為比他不差,距離大羅也不過一步之遙而已,乃是他的驕傲。

    可現在,他的驕傲死了!

    “莫要悲傷了,我輩修士與天爭命,與眾生爭機緣,身死道消乃是尋常;蛟S有朝一日,如我這般大羅,也要隕落在魔祖的誅仙劍下!”鳳祖緩步來到了金翅大鵬身邊輕言安慰。

    “可我就是想不明白,魔祖乃是圣道高手,卻毫無圣人風度,竟然對小輩下手……”金翅大鵬的眼睛紅了,雙目內似乎有重重的魔影在流轉。

    鳳祖聞言默然,他能說什么?

    “他是魔,自由自在,無拘無束,所以才會毫無顧忌,根本就不會理會我等世俗的眼光!”鳳祖許久后似乎找到了說辭一般。

    “他還有救嗎?”金翅大鵬抬起頭看向了鳳祖。

    鳳祖聞言沉默,許久后才道:“若有人證道成圣,天道降下甘露,可死中求活!

    “魔祖!”金翅大鵬咬緊牙齒:“眼下大千世界,唯一有希望證道圣人的,便是魔祖!

    “圣人手段妙妙莫測,或許其余圣人,也有起死回生的辦法也未嘗可知!”鳳祖若有所思:“你可以去問問青鳥,她似乎與圣人有所瓜葛!

    金翅大鵬聞言化作金光,徑直消失在梧桐樹下,再出現時已經到了青鳥的小溪邊緣。

    此時青鳥一襲青衣,站在溪水邊緣,看向遠方天空不語。

    “小妹!”金翅大鵬面色沉重的走到青鳥身后。

    “喲,我道是誰,原來是二哥!怎么?往日里囂張跋扈的二哥,今日怎么如此低調?這般失魂落魄,可不像是你的風格!”青鳥抱住雙臂,雙目中露出一抹嘲弄,只是看到周身再無生機的金鵬,眼睛里不由得露出一抹凝重。

    “我知道自己往日里囂張跋扈,對諸位兄弟姐妹多有得罪之處,只是今日來此,實在是有要事相求。還望妹妹看在父神、母后的份上,相助為兄一次,日后為兄對妹妹再也不敢有任何欺辱!”金翅大鵬低聲下氣的道。

    “金鵬的事情我聽說了”青鳥看向金翅大鵬懷中的金鵬,眼睛里露出一抹神光,金鵬尸體栩栩如生,看不出絲毫死去的樣子,猶若活著一樣。

    “妹妹可有辦法?”金翅大鵬眼巴巴的看著他。

    青鳥想到了那先天楊柳,不由得一陣苦笑:“若在往日,我或許能請來圣人甘露,相助大兄一臂之力?墒乾F在,怕難上加難!”

    空心楊柳對楊三陽的重要性,青鳥再清楚不過,只怕楊三陽是絕不會分潤甘露,來救活金鵬的。

    “難道說……難道說……就當真毫無機會了不成?當初孔雀大兄,不也同樣是復活了嗎?”金翅大鵬眼巴巴的看著青鳥。

    “大兄乃是大羅金仙,真靈不滅萬世不磨,只要付出一些代價,足以將其救活?墒墙瘗i的修為終究差了一線,雖然已經凝聚了本源法則,但是……其為誅仙劍屠戮,想要復活談何容易?根本就不可能!除非是天降甘露,否則就怕圣人出手,也只能干瞪眼,在無回天之力!”青鳥嘆息一聲。

    聽聞此言,金翅大鵬如遭雷擊,抱著金鵬的身軀,一時間呆愣在那里,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或許,日后有圣人出世,使得其滋潤甘露,或許有辦法救活金鵬,大兄切莫過于擔憂!”青鳥低聲道。

    “你莫要騙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圣人如今已經知曉甘露妙用,上次有圣人出世,所有甘露盡數為圣人收走,豈會隨意分潤大荒生靈?縱使有甘露,也輪不到我等!”金翅大鵬雖然桀驁,但絕對不傻,上次有圣人誕生,天降甘露,所有甘霖盡數為圣人收走,豈會輪到自己?

    日后縱使是有圣人誕生,也絕不會有甘露傾撒于眾生頭上!

    金翅大鵬也不理會青鳥的安慰,只是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許久后方才抬起頭:“小妹可否代我引薦圣人?”

    青鳥聞言搖了搖頭:“圣人不會見你,我縱使為你引薦,也是無用之功?v使大羅真神,也不會被圣人看在眼中,更何況是我等大羅都不曾證就的螻蟻?”

    聽聞此言,金翅大鵬苦笑:“當真沒有辦法?”

    “若有辦法,我又豈會不說出來?你我終究是親兄妹,我又豈能坐看熱鬧?那圣人高居天外混沌,我能與圣人結下因果,已經是邀天之幸,豈敢再奢求?”青鳥苦笑著道。

    金翅大鵬曉得青鳥此言不假,雙目內露出一抹決然,緩緩站起身看向遠方:“我一定要想盡辦法救活他!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

    瞧著金翅大鵬遠去的背影,青鳥面色猶豫,終究是按耐不住,轉身向靈臺方寸圣境飛去。

    且說金翅大鵬渾渾噩噩的在鳳凰族漫無目的的游走,然后待清醒過來后,不知何時竟然出了天南,一路徑直來到極西大地,遙遙的看到了西昆侖之巔的那一道滔天魔氣。

    “魔祖!”金翅大鵬咬牙切齒,聲音里滿是殺機:“你竟然對太乙境界的修士下手,簡是妄為圣人!

    只是很快,這股怨氣被壓制了下去,金翅大鵬低下頭:“大荒之中,若說有人可以成圣,必然會有甘露降臨,非魔祖不可。為了救活我兒,縱使只有一線機會,我也不惜一命嘗試一番。只是我三族將魔祖得罪的太狠了,只怕他不會應了我的條件!

    不養兒不知父母恩,此時金翅大鵬走投無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一雙眼睛內滿是無奈:“沒得選擇!沒得選擇!”

    縱使有億萬分之一的希望,他也絕不會吝嗇去嘗試一番。

    下一刻,只見金翅大鵬縱身而起,徑直向西昆侖主峰而去。

    天下父母,都是一樣的!任憑你神仙也好,凡俗也罷,乃至于尋常螻蟻,恩情都是一般。

    只要能叫自己兒子過得好,縱使是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喲呵,來了個小鳥。你是來送死的嗎?”魔祖詫異的睜開雙目,看向了降臨身前的金翅大鵬。

    “魔祖!”金翅大鵬是何等桀驁之人,當初魔祖成圣之時,縱使是寧愿筋斷骨折,也絕不叩拜圣威。此時有求于人,面對魔祖這殺子之仇,卻也不得不委曲求全,強行忍下心中這口惡氣。

    “喲,這般咬牙切齒,還帶著一個死人過來,莫非是求死的?”魔祖一雙眼睛看到了金鵬的尸體,看到了金鵬額頭上的那一道傷痕,不由得瞳孔一縮。

    那劍痕,似乎很熟悉!

    “只要魔祖成圣之后,以甘露救活我家孩兒,但凡有任何吩咐,我金翅大鵬絕不推辭!”金翅大鵬目光灼灼的盯著魔祖。

    “哦?絕不推辭?叫你歸于本座麾下,去轉身誅殺孔雀、鳳凰,你也絕不推辭?”魔祖笑吟吟的道。

    “絕不可能!我說的是,力所能及的事情!”金翅大鵬咬牙切齒道。

    “呵呵,你力所能及?對我來說卻不過舉手之勞而已,何必要你出手?想要救活你兒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拿你大兄孔雀的頭顱來換!”魔祖眼中露出一抹戲虐,似乎看到了什么十分好玩的事情一樣。

    “休想!”金翅大鵬斷然拒絕,自牙縫里擠出了幾個字。

    ps:忙了一天,補一更。http://www.dakukz.live/19_19267/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