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金鱗 > 第1249章 告辭

第1249章 告辭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dakukz.live,    “白石道友,告辭!”

    “李魚兄,后會有期!”

    眾修一隊隊上前,圍著白石清溪、李魚二人告別,一個比一個熱情,一個比一個真摯。

    白石松濤、亢金龍、田鶴年、丘行空、曲凌風等人則被晾在了一邊,少有人過來搭訕,不過,幾人也早已習以為常,并沒有什么不滿,一個是帝尊強者,一個是誰都想結交之人,眾人自然要捧,自然要親近,至于他們……大家都已經很熟了,離別時點個頭問個好就行了,沒必要拉拉扯扯地顯示親熱。

    話可以這樣說,可心中冷暖,只有他們自知了!

    楚狂和李魚道過別后,扭頭瞥了一眼一側的曲凌風、鐵英師兄弟,有心想打個招呼,最后卻是沒有上前,離告辭,他想見一眼張瀛月的,可張瀛月、屠姣姣等北寰仙宮弟子被白石清溪給收到了空間法器之中一直沒有召出來,他也只能是暗自遺憾了。

    “這小子,看什么看?”

    鐵英不耐煩地嘟囔道,凡是意圖接近張瀛月之人,他本能地抗拒,敵視,尤其是這楚狂,最讓他上火,只可惜他雖進境神速一路沖至了赤金境,卻還不是楚狂的對手,否則,他一定尋個由頭把這張帥氣逼人的面孔打成豬頭一般。

    曲凌風、丘行空同時瞥了一眼鐵英,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一個輕嘆了一聲,一個暗自好笑。

    而在凌天劍宮弟子群中,楚冰打量著被人群簇擁的李魚,又望了望另一側葬仙宮弟子群中的雷小七,心中輕嘆了一聲。

    此刻,雷小七也在盯著人群中的李魚,面色陰晴不定。

    仿佛是感應到了楚冰的觀望,雷小七扭頭望了過來,而這一刻,楚冰已然轉過了身,沖著丹神閣弟子中的木逍、木遙姐妹二人走去。

    雷小七皺了皺眉頭,輕嘆了一聲。

    “丫頭,北寰仙宮接下來要在北寰城中建一座‘問仙學宮’,各大仙門青金境界以上的弟子皆可進入這座‘問仙學宮’之中問道修行,你可愿去?”

    雷一刀突然開口道。

    雷小七愣住,目光飛快地打量了一眼遠處的李魚,又打量了木逍、木遙、楚冰三女,隨后,又沖著另一個方向的大衍宮弟子群中望去。

    “別看了,你就是你,走你自己的路,做好你自己的事情,管他們做甚!”

    雷一刀面容一板地訓斥道。

    “哦,這個……好,我去!”

    雷小七僅僅猶豫了片刻,就做出決定。

    “楚狂、冰兒,我們走,回去好好準備準備,老夫還等著你們在這問仙學宮中拔得頭籌,為我凌天劍宮揚名呢!”

    楚雄洪亮的聲音從一側傳來,似乎是沖著雷一刀示威一般,甚至還笑瞇瞇地望向了雷一刀、雷小七,緊跟著,竟是沖著雷一刀晃了晃拳頭。

    “這老兒……等著吧,老夫也會踏入那一步的!”

    雷一刀暗自嘀咕道。

    臉上卻是浮出了一抹笑容,沖著楚雄拱手施了一禮,轉身沖著待立在側的一隊青陽宮甲士指了指傳送殿,隨后在這隊甲士首領的引導下,帶領眾弟子沖著傳送殿走去。

    這座位于中天仙域的青陽城乃是中天仙域最大的一處傳送中樞,經此城,可傳送至其它仙域青陽城,再傳送至離著自家仙門最近的城池,此刻,葬仙宮眾修已經和其它幾家仙門做過告別,原本是想要和北寰仙宮眾修一道同行離開,可這白石清溪、李魚二人被纏住,雷一刀頓時不愿再多等,決定先一步傳送到北天仙域青陽城。

    目送葬仙宮群修進了傳送殿,楚雄臉上的笑容消散,扭頭沖楚狂問道:“這雷一刀還真準備把孫女嫁給李魚?”

    “那是自然了,這雷小七可是當眾喊過李魚‘夫君’的,人盡皆知,不嫁李魚她嫁給誰?”

    楚狂答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這小丫頭看起來也個靦腆之人,怎會……”

    楚雄皺眉,暗自詫異。

    “靦腆?老祖怕是看走眼了,這個……怎么說呢,老祖還是問冰兒吧!”

    楚狂失笑,有幾分無語,想想雷小七昔日在賽車場上充當拉拉隊時的瘋狂,以及當時堪稱健碩雄偉的體格,再想想現在雷小七苗條的身材,清秀的臉龐,憂郁的眼神,靦腆的神態,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幾分佩服,轉瞬,卻又生出了另一個大膽的想法,眼神頓時亮了起來。

    抬頭望向楚雄,問道:“老祖,這‘問仙學宮’是怎么回事,孫兒怎么沒聽李魚談起過?”

    “這是我等方才剛剛議定的一件事情,你自然是不知道了,李魚這小子……這小子不經商真是屈才了,幸虧青陽道兄這些年來正在閉關緊要關頭,否則,怕是要想辦法把李魚這小子搶到青陽宮去了!”

    楚雄話語說了一半,卻拐了個彎,讓楚狂聽得一頭霧水,正要再問,楚雄卻話頭一轉,“這雷小七……天資并不比你差呀,不如,老夫向雷一刀求個親,讓你小子也占個大便宜!”

    “老祖你怎么想的……這……這不合適吧!”

    楚狂怪叫道,心中暗叫要遭。

    果然,楚雄面色一沉兩眼一瞪:“有什么不合適的,老夫決定了,就這么著!”

    “老祖……孫兒要閉關!”

    楚狂哭喪著臉說道。

    “你敢!”

    楚雄冷哼一聲。

    楚狂頓時蔫了,不敢再吭聲了,一張英俊的面容變成了苦瓜臉。

    ……

    “早知道會有這座‘問仙學宮’,你我晚幾年再踏入這彩星境也不遲!”

    天道盟眾修群中,樊瑞沖著身畔的另一名彩星同門說道。

    “是啊,這李魚……總是讓人出乎意料呀,這學宮一起,北寰仙宮在這北天仙域,也就坐穩了第一的位置!”

    這名相貌沉穩的中年男子感慨地說道。

    “何止是北天仙域第一,你看著吧,用不上一甲子,北寰仙宮將無人敢輕視!”

    樊瑞神色復雜……

    “你是說,任何仙門弟子都可以進入這‘問仙學宮’求學?”

    “沒錯!”

    “這李魚瘋了吧,北寰仙宮外來修士已經夠多了,他就不怕……失控?”

    “怎可能會失控,兩位帝尊前輩呢,說不定很快會有第三位、第四位!”

    “這……師兄莫非也想到這學宮去求道?”

    “看看再說吧,我準備先閉關幾個年頭,先把基礎扎牢再說!”

    “扎基礎?這……師兄還需要扎基礎,以小妹來看,那李魚……早晚會倒霉,師兄莫要妄自菲薄,也莫要把自己逼得太緊?”

    “師妹你……有些話不能亂說的,師妹也是多想了,我早就已經沒有了和李魚急勝比試之心,師妹今后也需把心胸放寬一些,這仙界,英杰輩出!”

    “你是說我小心眼對吧,我還不是為了你好?那李魚不過是下界來的野人而已,仗著狡詐大膽就能橫行無忌,我還不信了!”

    大衍宮弟子群中,鐘明天子、夢飛煙并肩而立,卻在相互傳音交流,而聽到夢飛煙的這最后一句,鐘明天子暗自輕嘆了一聲,不再言語,可心中卻已決定,回到山門之后,就向夢飛煙挑明,他要束發結廬,做一名道士。

    ……

    畢竟只有八家仙門,眾弟子也沒有全部召出來,再是“依依不舍”,也終有說完話的時候。

    眼看著北寰仙宮眾弟子在青陽宮弟子的導引下,隨著白石清溪、李魚二人踏入了傳送殿,凌天劍宮和牧云閣眾修這才相伴著進了另一間傳送殿,而大衍宮、丹神閣、天道盟三家仙門眾修和添為地主的青陽宮眾修相互告別后,也先后沖著要去的傳送殿而去。

    當藍若率領著一眾青陽宮弟子最后一個離開后,四周圍看熱鬧的眾修士,議論聲才漸漸大了起來。

    “天啊,今日真是幸運,竟然見到了大衍神君前輩和楚雄前輩!”

    “聽到了嗎,大衍前輩和楚雄前輩竟然稱呼那白石清溪為道友,難不成,這白石清溪已踏入了帝境?”

    “想必是如此了,不然的話,這兩位前輩又豈會自降身份?”

    “八大仙門進入潛龍淵的弟子竟然只剩下了這么幾人,看來,這潛龍淵中果然是兇險無比!”

    “你怎么知道他們只剩下了這么多人,這是在傳送,也許人家在空間寶物中待著沒有出來呢!”

    “楚雄前輩果然是一臉大胡子,和傳聞中一般無二!”

    “嘖嘖嘖,今日居然能遇到大衍前輩,真是太幸運了!”

    “這么多前輩高人在此,難不成,都進了潛龍淵?”

    “按道理,這些帝尊前輩不會去困龍海的呀,莫不是潛龍淵又出了問題,又有真龍跑出來了?”

    “呸呸,閉上你的烏鴉嘴吧,好不容易這仙界不亂了,要是再跑出來一條真龍,大家還有好日子過嗎?”

    “那就是北寰仙宮的李魚吧,昔日的青金仙榜第一人,果然是年輕有為!”

    “這李魚如今想必已經是赤金境界了吧,就是不知道有沒有登上赤金仙榜!”

    “到萬仙城中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你說得輕松,以你我的身家,還想要去萬仙城,省點靈石用于修煉不好嗎?”

    “……”

    眾修議論紛紛,不少人暗自興奮,只覺得今天開了眼,竟然一下子見到這么多傳說中的高人,方才,眾修相互施禮告別時,并沒有隱瞞身份。

    而有些修士一邊議論,一邊沖著傳送殿走了過去,向執守傳送殿的甲士詢問著能不能進入傳送殿。

    之所以圍在這傳送殿四周,自然是為了傳送到其它地域,而方才,八大仙門弟子到來后,隨著藍若一聲令下,一隊隊甲士直接封鎖了一間間傳送殿,禁止傳送,眾修也只能留在這里圍觀。

    本就是交通樞紐,貴客已離開,這傳送,自然是可以繼續下去。

    人群中,一名相貌普通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四下打量了一番,確定先后有三組修士進了前往北天仙域青陽城的傳送殿,確認這三組修士沒有從傳送殿走出,確定這間傳送殿沒有異常,這才不慌不忙地沖著這間傳送殿走去。

    這男子,正是喬裝易容后的天雷閣太上老祖王興。

    耗費了一筆不菲的傳送費用之后,王興和另外五名修士一道傳送至了北天仙域青陽城,無驚無險地走出傳送大殿,四下仔細一觀望,王興的眉頭皺了起來。

    就這么一刻鐘的時間不到,白石清溪、李魚一行已是不見蹤影,而先期而至的葬仙宮一行,同樣不見蹤影。

    不過,很快,王興就確定了這兩隊人馬去往了何方。

    聽聽這街道之上眾修士的議論,看看眾修士目光聚焦之地,他就明白了,葬仙宮眾修和北寰仙宮眾修在這街道之上簡單道了個別之后,葬仙宮眾修去往了傳送至葬仙宮仙城的傳送殿,而北寰仙宮眾修則去往了傳送至北寰城的傳送殿。

    做為北天仙域如今最強大的兩家勢力,這青陽城中,自然有直達兩家仙門直屬仙城的傳送殿。

    盯著通往北寰城的傳送殿打量了又打量,王興心中頓時猶豫了起來。

    天雷閣遠在南天仙域,最近百年,他并沒有來過北天仙域,沒有到過這座明顯是重新修建過的青陽城,這青陽城中的一切,都讓他陌生,這格外寬闊的街道,街道上飛馳而過的一輛輛五顏六色的飛車,一輛輛樣式各異的單車、三輪車,高高的塔樓之上碩大的鐘表,城中執法甲士身上穿著的樣式令人陌生的戰甲……這座城池,和中天仙域青陽城大不相同,處處透著異樣,仿佛是另一個世界。

    這還是次要的,最讓他意外的是,這青陽城中竟然有直達北寰城的傳送陣。

    北寰城乃是北寰仙宮的圣城,傳聞中北寰仙宮太上老祖明劍真人的修行道場,這樣的圣城,不應該戒備森嚴嗎,怎會和青陽城之間有一座直達的傳送殿?怎可以任由四面八方而來的修士直接傳送至北寰城?

    按著仙界各大中仙門的慣例,這座傳送殿不應該直達北寰城,應該先傳送至北寰城附近的一座子城,然后,借傳送陣而來的北寰仙宮弟子或其它仙門弟子需要經過嚴格篩查,重重阻礙,方能進入北寰城,這樣做的目的,自然是為了宗門要地的安全,另外,也有禮儀方面的考慮。

    而眼下,這傳送殿直達北寰城,難不成,明劍真人就不怕有強敵直接殺入北寰仙宮?

    還是說,北寰仙宮已經強大到了不怕外敵?

    抑或,明劍真人如今并不在北寰城居?

    若是最后者,他倒是放心了,可若明劍真人依然住在這北寰城,那就不爽了。

    來之前他并不知道眼下的情況,原本以為這座通往北寰仙宮的傳送殿乃是和北寰城的一座子城相通聯,按著仙界的慣例,從這座子城到北寰城之間自然是需要有一段距離的,而他,正好趁著這個機會下手。

    白石清溪不過是剛剛踏入帝境,帝尊仙榜排名倒數第二,他自然不懼,白石松濤、亢金龍、田鶴年三名彩星修士并非彩星仙榜中人,神通稀松平常,不足為慮,至于李魚、曲凌風等人,他更加沒有放在眼中,只要殺了李魚,重創白石清溪,此行,大仇得報。

    以他的手段,完全可以在殺人后從容逃離,甚至都不必暴露真實身份。

    可現在,李魚一行竟是直接傳送至北寰城,這就讓他擔憂了。

    萬一明劍真人就在北寰城,而且還特意前來相迎,那他就不要想著動手了,明劍真人在帝尊仙榜上的排名雖不如他,卻也不是可以輕視的,再加上白石清溪相助,動起手來,還是有危險的。

    一個個念頭在腦中沉浮,心頭的疑惑、驚懼始終壓不住怒火。

    太可氣了,八大仙門眾修非但在潛龍淵中把天雷閣一眾天驕精英殺得干干凈凈一個不剩,李魚更是在潛龍淵出入口對天雷閣長老王銳極盡羞辱欺凌,甚至揚言要屠滅天雷閣,那王銳,正是他的嫡孫,雖說不是他最喜歡的嫡孫,卻是最有希望踏入帝境的嫡孫,可現在,王銳死了,王銳率領的一隊天雷閣弟子死了,天雷閣可謂是損失慘重元氣大傷。

    這怒火,必須要血來償。

    “去看看再說,若明劍老兒沒來迎接,若明劍老兒不在城中,再動手也不遲,總能找到機會的!”

    幾番猶豫之后,王興做出決定,抬腿沖著直通北寰城的傳送殿而去。

    沒有異常,執守傳送殿中的眾甲士一個個神情興奮,有人還在竊竊私語地議論著剛剛傳送離開的北寰仙宮一行,議論著竟然見到了傳說中的李魚,太幸運了。

    “哼,一條死魚而已!”

    王興心中冷哼了一聲,神色泰然地步入了傳送殿。

    沒有異常,甲士按著慣例勘驗身份,詢問此行目的地,收取傳送資費,而當得知王興乃是一名赤金境大修,前往北寰城乃是有心加入北寰仙宮,眾甲士的態度頓時恭敬了起來。

    在這仙界,赤金境修士已然是一方大修,足以擔任一座一流仙城的城主,即便是散修,那也是應該受到尊敬的,何況,青陽宮和北寰仙宮乃是盟友。

    王興的腰桿一直挺得很直,相貌雖有些普通,衣著雖有些簡樸,可氣度不凡,舉手投足間的氣勢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裝出來的。

    順利踏上傳送陣,傳送陣順利開啟,當強大的空間之力傳來,身影被空間之力拉扯著在傳送陣上消失時,王興心中僅有的那一絲擔憂也隨之散去,很順利,是個好兆頭,接下來即使無法直接動手,他也可以先潛伏下來尋找機會!http://www.dakukz.live/14_14783/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