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奇跡的召喚師 > 2334 寂靜的深紅之光

2334 寂靜的深紅之光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dakukz.live,    “〈牛頭王之琥珀(cor  tauri  sinum)〉!

    當熔巖從大地上噴發,化作擁有巨軀,手執灼熱戰斧的牛頭巨神時,迎面撲來的三頭龍眷獸已經被其操縱的熔巖尖樁給貫穿了四肢,發出痛苦似的咆哮。

    牛頭巨神的眼睛卻是豁然亮了起來,發出兇暴的吼聲,劈下手中的灼熱戰斧,將三頭龍給生生的劈成兩半,掀起一陣十幾級臺風般的熱風,席卷四周。

    由三匹蛇之眷獸融合而成的三頭龍,在牛頭巨神的一劈之下,終究還是沒有躲過消亡的命運。

    這證明了羅真此時此刻里向眷獸注入的魔力有多龐大,哪怕是三匹眷獸融合而成的龍之眷獸,都抵不過這純粹的一擊。

    然后...

    “〈蝎虎之紫(sha  vi)〉!

    羅真手一揮,隨著血霧的噴發,渾身被紫炎包裹的人面獅身蝎尾獸便怒吼著現身,散發出劇毒的瘴氣,將大氣都化作了猛烈的毒素。

    “咳...!”

    正準備重新召喚眷獸的瓦特拉被如此劇毒籠罩,一下子也是因為猝不及防,渾身都冒出了有如遭到腐蝕般的煙,口中更是連連嘔出鮮血。

    那鮮血,竟是都化作了劇毒般的紫色了。

    僅僅一瞬間,瓦特拉就中了能讓吸血鬼都痛苦無比的劇毒,令得他跪在了地面上,鮮血嘔個不停。

    面對羅真的進攻,瓦特拉使盡渾身解數,結果下場就是這樣,呈現出一面倒的戰局。

    “哈哈...哈哈...”

    瓦特拉便一邊吐血,一邊還在笑。

    “這幅慘狀...真是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遇到了...連〈焰光之宴〉的時候都沒有淪落到這般田地...!”

    在當初的〈焰光之宴〉中,瓦特拉也一度遭到了札哈力亞斯的襲擊,被整整六具基體給擊敗。

    但那次,瓦特拉雖敗了,卻也沒有敗得像這一次這么慘。

    而且,那一次,瓦特拉其實是受到了偷襲,并不像這一次這樣一開始就正面交戰。

    因為札哈力亞斯很清楚瓦特拉的棘手,作為最接近真祖的存在的他比第二世代的王族還強大得多,遠不是那個時候的易卜利斯貝爾能比的,單單六具基體的力量還真不知道能不能擊敗他,所以札哈力亞斯就用了偷襲的方式,一開始給瓦特拉造成了重創,方才獲得最終的勝利。

    如果是正面交戰,僅靠六具基體,六匹眷獸,想戰勝操縱著九匹眷獸,還能融合眷獸,擁有最接近真祖的力量的瓦特拉,還真不一定能行。

    不,是肯定不行吧?

    可這一次,瓦特拉卻是一開始就在完全狀態,于正面交鋒下淪落到這般田地,遠比那個時候慘多了。

    “真是糟糕...”

    這樣下去,自己可能真的會死。

    瓦特拉就領悟到了這一點。

    證據就是羅真的背后,已經出現了新的眷獸。

    那是由清澈的水流凝聚而成的蛇發水精。

    “〈水精之白鋼(sadalmelik  albus)〉!

    能夠回溯世間一切物質,令其還原到原本并不存在的狀態的兇惡眷獸,就這么出現了。

    如果是這匹眷獸的話,就算對手是不老不死的吸血鬼,都會被奪走存在的時間,逐漸的回歸到虛無,一命嗚呼。

    “為了不把弦神島擊沉,還是多少收斂了力量,導致花了一點時間!

    羅真便領著這匹眷獸,睥睨似的看向瓦特拉。

    “別怪我,蛇夫,是你自己找死!

    說著,羅真毫不猶豫的解放了自己召喚出來的眷獸的力量,讓它化作澎湃的水流,轟然卷向了瓦特拉。

    那股水流就像是時間的逆流一樣,讓被波及的大氣被分解成原始狀態,大地更是逐漸瓦解,化作砂礫,渾然崩潰。

    象征著吸血鬼的療愈之力的這匹眷獸,其力量便不如其司掌的權能那般溫柔且溫和,而是兇惡如此。

    瓦特拉就像是即將被海嘯給吞沒的渺小螻蟻,全身還沐浴在劇毒的大氣中抽搐冒煙,根本躲不開這兇惡的洪流。

    此乃必死之局。

    可瓦特拉卻還在笑著。

    那個樣子,就好像是在宣告。

    “好戲,該上場了!

    就在這一刻里,瓦特拉的氣息變了。

    就像其存在本身有某種決定性的力量灌注進去一樣,令其散發出仿佛能夠侵蝕世界一般的氣息。

    “嗯?”

    羅真的〈心眼〉極其順利的捕捉到了瓦特拉的氣息變化,令得他的面色微微一變。

    然后,從瓦特拉的身上,一陣深紅的光輝閃耀了起來。

    那是一片寂靜的光輝。

    光輝中,既沒有魔力的波動,更沒有任何的熱度和振動,甚至連一絲一毫的動靜都沒有,有的只是充滿壓倒性的寂靜感,讓人有一種正在窺視深不見底的深淵一般的感覺。

    而繚繞著這種寂靜的深紅光輝,瓦特拉的周身亦有深紅的光粒子浮現了。

    “那是...?”

    看著那無數的深紅光粒,這一瞬間,哪怕是羅真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了。

    因為,他的〈慧眼〉已經讓他觀測到了那粒子的正體。

    那是內部刻有著很古老的魔法文字的魔法陣。

    是的。

    那些光粒是魔法陣。

    每一顆都是。

    一個個蘊藏著無比強大的魔力的魔法陣就縮小成了光粒子,布滿了瓦特拉的全身。

    而且,每一顆光粒里的魔法陣,均都既復雜,又繁瑣,還全部都不一樣,數量又多到難以計算。

    羅真從未見過如此之多的復雜魔法陣,更從未見過比這更小的魔法陣。

    雖然很小,但那每一個魔法陣的構成竟是都復雜到連〈深淵之陷〉的〈深淵薔薇〉都無法企及的地步。

    這樣復雜的魔法陣,湊成了如此之多的數量,每一個還都不一樣。

    “瓦特拉,你——”

    羅真看向瓦特拉的眼神便徹底的變了。

    與此同時,瓦特拉身上的深紅光輝亦是產生了作用。

    在深紅光輝的照耀下,瓦特拉身上的傷勢恢復了。

    在深紅光輝的照耀下,瓦特拉體內的劇毒消失了。

    就像是時間瞬間產生了倒流一樣,之前的激戰都不存在了一般,瓦特拉瞬間恢復到最完美的狀態,連身上的西裝都恢復如初。

    至于〈水精之白鋼〉卷起的兇惡洪流,卻是在接觸到那陣深紅光輝的同時,也跟著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樣的場景,不僅僅是發生在瓦特拉的身上。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不遠處,另外一個戰場上,深紅的光輝同樣閃耀了起來。http://www.dakukz.live/14_14391/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