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掌家小農女 > 第1245章 西北之憂

第1245章 西北之憂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dakukz.live,    小暖幫他脫掉蟒袍,“那我就過幾日再去?”

    三爺點頭。

    雖說現在連杏林圣手華云琦也無法通過摸脈判定小暖懷的是雙胎,但三爺也不想讓小暖輕易冒險。不過,為了坐實小暖胎相不穩,需要在府中靜養的借口,讓她在胎兒月份尚小時進宮幾次是必須的。

    小暖遞給他一杯熱茶,又問道,“圣上的龍體欠安?”

    三爺輕聲道,“宜壽宮宣了幾次御醫,不過依我看,他是被皇祖母的死嚇得心神不安罷了!

    小暖不解,建隆帝怎么說也是皇帝,還會被太后的死嚇到?

    夜里,宜壽宮中,建隆帝正在看西北送回的緊急軍報,陰霾中帶了一絲扭曲的喜悅,“那逆子的胳膊沒了?”

    兵部尚書陳莫跪在地上回話,“這是定北軍的斥候親眼所見,烏桓將軍怕有詐,動用了埋伏在叛軍的細作確認過的,大皇子的左臂在他入黑山時,已經沒了!

    正是因為柴嚴昌少了左臂不成獨舉大旗謀逆,才不得不投靠圓通,狼狽為奸吧。也是因為如此,蔣常勝才絕了擁護大皇子為帝的心思,轉而效忠朝廷。

    建隆帝心中的疑團解開了后,便升起濃濃的怒火。賀藍和賀青這兩兄弟,都是清王身邊謀士。尤其是賀藍,此人足智多謀,是清王的左膀右臂。他們這些年來跟在柴嚴亭身邊,定沒少為他出謀劃策。

    建隆帝推測,柴嚴昌能逃出京城是賀家兄弟暗中幫助,而砍掉他的胳膊也是他們計策中的一環?珊薏駠啦@逆子,竟不能識破他們的奸詐,反而助紂為孽,與生父作對!

    “為何圓通立的丞相是賀青而不是賀藍?”建隆帝又問。

    “此事微臣也百思不得其解!标惸吐暬氐。按說,賀藍在柴嚴亭余黨中的呼聲應該比賀青高很多才對,立賀青而不是賀藍,此事實在耐人尋味。

    莫非,黑山叛軍內部不合?

    見圣上面色難看,陳莫停了片刻,又仗著膽子道,“萬歲,西北已開始降雪,黑山叛軍久居西北,比定北軍更耐寒,若是不能速戰速決,糧草便成了大事!

    定北軍加上漠北軍共幾十萬人馬,所需糧草和御寒之物壓得陳莫不得喘息。

    建隆帝派烏桓和郭永靖同去西北平叛亂,就是希望能在天寒地凍之前拿下黑山叛軍。誰成想黑山叛軍早有防備,依地形建立了堅固的防御,全軍龜縮在防御內不出。

    烏桓的定北軍與漠北軍匯合后,三面圍困黑山叛軍,一時也無破敵良策。若定北軍撤回,黑山叛軍定出黑山攻占大周疆土,再筑更大的防御;若定北軍不退,一冬所需的糧草何止萬石,怎不令陳莫焦急。

    依此情形推斷,大周今秋備下的十萬石糧草一定是被叛軍接走的,他們手握大批糧草,才敢采取守勢。

    建隆帝沉著臉吩咐道,“再給柴嚴曇下旨,催促他加派人手追查糧草下落。給烏桓下死令,一月內必須破敵城池!”

    圣旨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送出,傳到柴嚴曇手中時也是隔日了。

    柴嚴曇跪接圣旨后心中直罵娘。這他娘的一座山挨著一座山,一道嶺挨著一道嶺,他去哪找?為了不讓定北軍腹背受敵,他勞心勞力地跟西北各處駐軍勾心斗角,他容易嗎?父皇夸獎了他一句嗎?

    娘的,他憑什么要在這兒受凍還挨罵,他要回京!

    “郡王,甘肅和瓜州兩軍司的副將到了!

    蔣常勝聞言,喜道,“瓜州定有存糧,郡王應想辦法讓瓜州出糧,當能解定北軍之危,令圣心大悅!

    柴嚴曇甩袖,“要去你去,老子餓了,要喝羊湯!”

    “末將領命!笔Y常勝出了大帳,望著陰沉的天空嘆了口氣,無數次地埋怨圣上派來的為何不是三皇子!

    定北軍大帳內,接了圣旨的大元帥烏桓與先鋒將郭永靖圍著作戰圖,一臉凝重。烏桓低聲道,“若是咱們繞到契丹境內,對黑山形成四面合圍之勢,如何?”

    郭永靖搖頭,“此計乍聽可行,但驍衛與契丹軍周旋幾十載,對他們了解甚深,契丹軍不可能與咱們合作,更不可能讓咱們入契丹,圍攻黑山叛軍,他們巴不得站在旁邊看咱們的熱鬧!”

    烏桓沉吟片刻,“還是先派人去與他們談談再議!

    “元帥若派人去,只怕有去無回!

    烏桓年紀雖小,但做事卻沉穩有度,“咱們不直接派人去與契丹人談,而是找人從中斡旋。若成了,便是上策。傳烏骔!

    能找誰從中斡旋?郭永靖疑惑。烏桓笑道,“郭將軍應聽說過,烏桓的母親乃是烏丸族人!

    三年前黑山口一戰,烏桓單槍匹馬說服烏丸大將軍納律,令他與周軍里應外合攻打匈奴和靺鞨之事,郭永靖當然知曉,“元帥想讓烏丸人當說客?”

    烏桓點頭,“烏丸與契丹常有往來,此事便是不成,也不會傷及性命!

    郭永靖婉轉道,“三年前那一戰,烏丸軍當場反水,令匈奴和靺鞨記恨不已,據末將所知,契丹人對他們也不算客氣。若非有咱們的軍隊守望相助,烏丸的領地怕是早被他們三家瓜分了!

    烏桓卻胸有成竹,“這世上沒有永遠的敵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烏丸人這三年過得如何,契丹人都看在眼里,只要咱們許給她們的利益足夠,借道也不無可能!

    郭永靖笑道,“元帥這話聽起來頗有幾分商賈之氣!

    “確實如此!毙珠L與他說這話時,烏桓也曾回過兄長同樣的話。兄長卻說,這是晟王妃陳小暖的行事準則,不管是人是鬼,一律通用。

    烏骔親赴烏丸商量計策,烏丸大王同意派人去契丹,但卻提了需一人同往。這人便是漠北軍典農校尉,華池。

    “華池?”郭永靖詫異,“這是何人?”

    烏桓解釋道,“華池出身農家,本在晟王妃濟縣的田莊中扛長活為生。因漠北軍開荒種棉,晟王妃派他到漠北當棉匠。后因其才能卓著,被藤虎將軍授了官職,咱們定北軍得的兩萬件御寒棉衣,便是由他帶人種出來的。至于烏丸大王為何點他同去,烏桓也不知!

    郭永靖聞言,也對華池升起了幾分好奇之心,“元帥將他叫來,一問便知!

    西北和漠北疆域遼闊,漠北派了三萬人與定北軍合圍黑山叛軍,但華池這等種田官,當然不在其中。烏桓與漠北派來的將領交涉后,這將領送信回去,請漠北大元帥藤虎定奪。得藤虎命令后,華池騎戰馬奔波大幾百里來見烏桓時,已是十日之后了。http://www.dakukz.live/13_13675/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