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詭秘之主 > 第八十五章 最佳輔助

第八十五章 最佳輔助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dakukz.live,    銀黑為底,鑲嵌著多種寶石的三層首飾盒被飛快打開了,顯露出了第二層內部的場景。

    那里一片幽黑,就連四周的屏障都仿佛融入了進去,給人一種沒有邊際沒有底部的感覺。

    剎那之后,那片幽黑里亮起了一粒粒的,數不清的璀璨,仿佛變成了微縮的星空,微縮的宇宙。

    這些璀璨的光點急速旋轉,讓周圍的場景于一秒內連續變化了多次。

    克萊恩預想的是將范圍內的“神孽”斯厄阿、玫瑰學派“巫王”、大量信徒和附庸,全部轉移去神戰遺跡,讓他們脫離南大陸,沒法第一時間察覺卡拉曼那邊也遭遇了襲擊,不能提供有效的援助,但“舊日之盒”第二層是有隨機性的,只少部分時候可以“放出”指定的場景,絕大部分情況下,選擇的地點會不可避免地發生異變,這無法通過積累幸運來影響,至少序列0以下不行。

    所以,打開這個“舊日之盒”的第二層后,克萊恩也不知道會出現什么情況,和在牌桌上不靠非凡能力作弊,純憑觀察推出了所有籌碼一樣,內心充滿忐忑,當然,他也不是太過擔心,不管“舊日之盒”將他和信使小姐帶到哪里,都無法實質性地危害到他,畢竟,蕾妮特.緹尼科爾是假的,“舊日之盒”是假的,他自己也是假的。

    考慮到這點,哪怕被“舊日之盒”丟入了地底,直面了那可怕的污染,克萊恩也能瞬間解除歷史孔隙影像,進入“源堡”,做全面“消毒”,并切斷聯系。

    在這個基礎上,他有能力幫助信使小姐的本體對抗污染——這不是直接承受,隔了歷史投影這么一層,相對會好不少。

    克萊恩唯一需要擔心的是,“舊日之盒”隨機性選出的場景正是莎倫小姐、埃姆林襲擊“巫王”卡拉曼的地方,那樣一來,他就相當于引著敵人的主力部隊直奔自家總部,只能考慮放棄行動,和蕾妮特.緹尼科爾分工合作,帶著其他參與者脫離戰場,逃出南大陸。

    這種情況發生的概率很低,但不得不防。

    此時,克萊恩的靈性由于被“神孽”斯厄阿的氣息影響,“凝固”了不少,似乎在束縛他的身體和靈魂,但還是洶涌地流入了“舊日之盒”,維持著它的打開。

    也就是眨眼的工夫,“舊日之盒”第二層內的場景發生了變化,呈現出一片微縮的,浩瀚的沙海。

    克萊恩、蕾妮特.緹尼科爾、“神孽”斯厄阿、戴兜帽的“巫王”和大量玫瑰學派信徒、附庸,同時看見了漫漫黃沙,感受到了夜晚的極度寒冷。

    除了“被縛之神”的投影,戰場這邊所有的生靈都瞬間被轉移到了一片沙漠!

    而那投影,由于“神孽”斯厄阿的離去,聯系中斷,無法再將力量滲透入現實。

    顧不得審視目前所處的地方屬于哪里,克萊恩散去“舊日之盒”,啪地打了個響指,憑空召喚出一道道赤紅的焰流,并在其中不斷跳躍。

    他這是為了避開“神孽”斯厄阿的注視,并抓住機會完成歷史孔隙影像的召喚。

    就在這時,他耳畔響起了極端邪異的嘶吼,腦海突然空白,短暫失去了所有思緒。

    他置身于的赤紅焰流跟著活了過來,如同牢籠,將他死死束縛在了原地。

    僅是一道嘶吼,一些氣息的影響,“神孽”斯厄阿就初步限制住了克萊恩。

    如果不是有完好狀態的蕾妮特.緹尼科爾做隊友,克萊恩的投影接下來將毫無還手之力地被解決,本體或許都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這一刻,城堡大小的巨型布娃娃前跨一步,張開了緊閉的嘴巴。

    這沒有聲音傳出,但那覆蓋漆黑液體的扭曲“樹木”卻似乎遭遇了決堤洪水的沖刷,往后出現晃動,揚起了一條條凸起奇怪事物的手臂。

    這是蕾妮特.緹尼科爾沉默許久積攢許久的詛咒,根源是當初慘遭襲擊后涌現的憤怒、痛恨和怨毒!

    不過,“神孽”斯厄阿并未出現明顯的變化,僅僅只是晃動了一下,僵直了一秒,就恢復了正常。

    同途徑的高位存在總是特別克制較低序列的非凡者們,甚至能隔空施加一定的影響!

    而借助這個機會,克萊恩擺脫了火焰的束縛,改用“蠕動的饑餓”,閃現到了另外一側,避開了那位玫瑰學派“巫王”制造的“血月之箭”。

    他沒敢直視“神孽”斯厄阿,抓緊時間,探出右手,往前方虛空里薅了一下。

    這一次,他什么都沒召喚出。

    克萊恩繼續“閃現”,重復起剛才的動作,然后,他成功拖出了一道人影,正是穿簡樸亞麻長袍,系樹皮腰帶的黑夜教會苦修士首領,隱秘領域的天使,阿里安娜!

    之前的匯報還是有效果的……克萊恩念頭一閃,再次激發“蠕動的饑餓”,“傳送”到了別的地方。

    阿里安娜投影的眼珠微動,眸光一下變得幽深,旋即加入了蕾妮特.緹尼科爾對陣“神孽”斯厄阿的戰斗。

    有了祂的幫助,處境頗為艱難,努力幫克萊恩創造著機會的蕾妮特.緹尼科爾總算緩過了那口氣,沒被“神孽”斯厄阿意識附體,變成真正的布娃娃。

    那位玫瑰學派的“巫王”則展現著本身在“黑暗”和“月亮”領域的全面性,試圖用“深淵枷鎖”等法術限制克萊恩的移動,但短距離“閃現”實在是太好用了,沒有了“被縛之神”投影對周圍區域的影響,沒有了“神孽”斯厄阿的干擾,克萊恩就如同回歸了大海的魚類生物,自由而自在地徜徉著,只有兩次“傳送”間的間隔,才需要考慮對抗敵人的法術。

    但是,那位“巫王”沒法預判他下一次出現的地方是哪里,也就難以做出有效的阻止。

    這個過程中,克萊恩又連續抓了幾下,拖出了一道人影。

    這人影皮膚古銅,黑發褐眸,五官柔和,目光冷漠,穿著繡金線的深黑長袍,戴著黃金鑄就的鳥型冠冕,正是曾經的“死亡執政官”阿茲克.艾格斯!

    ……又一位天使……那位“巫王”看得眼皮直跳,“神孽”斯厄阿則猛地將多條漆黑手臂插入了沙漠中。

    附近的沙漠沸騰了,覆蓋上了黏稠的黑色液體,這一直蔓延到遠處,往上侵蝕虛空,干擾起現實與靈界的重疊。

    克萊恩趁“傳送”還未被徹底影響,一下“閃現”到了阿茲克先生的背后,借助祂的遮擋,往空氣中飛快又抓了幾下。

    他胳膊猛然一沉,拖出了一截銀白色的蛇尾。

    又是一位天使!

    克萊恩之所以敢于直接召喚三大天使,是因為他這個歷史孔隙影像是蕾妮特.緹尼科爾本體用“星之杖”召喚的,消耗的靈性由這位“古代邪物”承擔,而不是“魔術師”佛爾思。

    要不然,早在“隱秘之仆”阿里安娜降臨時,佛爾思已經暈厥了過去,無法再維持。

    ——“魔術師”佛爾思的作用就是先召喚出格爾曼.斯帕羅的歷史投影,讓他有充裕的時間提前布置儀式,將“星之杖”帶到現實世界,然后,解除維持,讓這個歷史孔隙影像回歸迷霧,由蕾妮特.緹尼科爾再召喚一個。

    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因為“神孽”斯厄阿將重點放在了蕾妮特.緹尼科爾身上,下意識輕視了克萊恩,所以,不僅失去了“被縛之神”投影的幫助,而且從埋伏目標,變成了慘遭四大天使圍攻。

    沒有猶豫,這位序列1的天使張開嘴巴,發出了諸多古赫密斯語單詞重疊的嘶吼,再次向“被縛之神”做出祈禱。

    …………

    看到“巫王”卡拉曼面前的“召喚之門”飛快敞開,探出了兩只僅是氣息就讓人顫栗的手掌,埃姆林.懷特腦海內驟然閃過了一個念頭:

    “玫瑰學派另一位天使,‘詛咒之王’巴蘭卡!”

    ——這是莎倫和馬里奇提供的情報。

    埃姆林見狀,精神一緊,毫不猶豫地就揮動手臂,將那顆“純白之視”扔了出去,扔向了那扇“召喚之門”!

    他這一方面是初次經歷半神層次的戰斗,不可避免地有些反應過激,另一方面則是毫不擔心“純白之視”會因此丟失,反正那屬于血族整體,他大不了將來慢慢償還。

    同時,哪怕沒了這件封印物,他也還有別的神奇物品使用,比如,“萊曼諾的旅行筆記”。

    借助這本筆記,埃姆林可以召喚出“無暗十字”代替“純白之視”。

    那顆眼珠狀的玻璃球急速飛出后,不斷吸收著沿途的光芒,帶來了極端的黑暗。

    等到靠近了那“召喚之門”,“純白之視”猛然爆發,綻放出了燦爛到極點的光芒,如同一輪正午的烈陽,籠罩了那雙手和那扇門,消融著一切邪惡、墮落、陰暗、污穢和不死的氣息。

    “巫王”卡拉曼額頭的血紅滿月受到明顯影響,輝芒全被壓縮到了身邊,無力再影響周圍。

    抓住這個機會,浮現于半空的莎倫身影一陣扭曲,變成了真人大小的木偶。

    這木偶與“巫王”卡拉曼一模一樣,有著黑白交雜的凌亂長發和一雙鮮紅的眼睛。

    另外一邊,埃姆林抬起了左臂,展露出了戴于食指戴于手套外的半透明指環。

    那指環仿佛由淡紅琥珀制成,頂端鑲嵌著一枚血色寶石。

    “莉莉絲的指環”!

    這是由血族始祖,古神莉莉絲親手制作的一枚指環。

    它能在一定時間內投影出一扇通往靈界深處的門,召喚出一個未知的生物。

    埃姆林并不清楚自己會得到什么,只知道召喚物正常情況下應該比自己略強,但不排除直接請來一位半神的可能。

    指環頂端,血色寶石發出了幽幽的光芒,一扇布滿神秘花紋的虛幻之門凸顯在了埃姆林前方。

    它吱呀一聲向后敞開,讓門縫越裂越大。

    “巫王”卡拉曼剛才從“太陽”的照耀中恢復知覺,就看見那“召喚之門”后升起了一輪月亮。

    皎潔的,帶著點銀白的月亮。http://www.dakukz.live/11_11729/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