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帝道獨尊 >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道書儀之威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道書儀之威

天v才?一秒}記住http://www.dakukz.live,    帝臨天下,威震古今!

    天地乾坤都歸于沉寂當中,茫茫的星空也歸于暗淡當中,唯有屹立在仙州大地之上的身影,映照天地星空,俯視不朽天域。

    這是宏大到極致的氣息綻放,諸圣都要顫栗!

    數不清的生靈都伏跪在地上,意志空洞,仿若元神之光熄滅。

    即便是仙族的強者,至尊,準道祖,齊刷刷都跪下來,他們失去了自我的意志,這不是愿意和不愿意的問題,這種帝威太可怖了,氣吞不朽天域,恐怖絕倫!

    滿世界生靈都在顫抖,即便是強大的地府之主他們都冷汗直冒,臉色慘白,瑟瑟發抖。

    他們還可以勉強保持自我的意志,勉強死撐著不跪下來,其實發抖的身軀已經出賣了他們,一個個像是弱小的蟻蟲,不敢去直視如帝橫空的道書儀!

    “!”

    仙族始祖都在嘶吼,可怕的身軀同樣在發抖,若非有仙界位面模糊投影賦予他力量,他真的要跪在這里,畢竟這帝威主要針對的還是他自己!

    滿世界都沉寂了,萬教都歸于沉寂中。

    有些老古董顫抖著,低語道:“帝者......”

    太夢幻了吧?不是說天下無帝了嗎?為何還有這種可怕的存在,這天地的環境,不是不應該誕生這種級別的人物了嗎?為何還能再一次問世!

    要知道,天地永寂,一切大道都伏在她的腳下,她化作了最無敵的存在。

    甚至,連同覆蓋下來的仙界位面投影,都猛烈轟鳴,無論這模糊位面一角散發出來的氣勢在強大,面對帝者始終在扭曲,似乎要隨之潰滅!

    滿世界的人恐懼,地府之主他們都要絕望,真正的帝者橫空問世,誰能匹敵和奈何?

    對于帝者這個境界,說法太模糊了,誰也不知道究竟處于一個什么樣的水平中,仙界需要封帝,可這一界的帝者究竟是如何誕生的呢?

    “不,他不是帝......”

    奇天宗始祖第一個反應過來,隱約發現,這帝威并非道書儀身軀中散發出來的,而是源自于他背后的道和法呈現而出的!

    億萬書籍排列,誦讀諸天大道之音!

    恍然間,在億萬書籍拱衛之地,呈現出一個身影,僅僅只是一個背影罷了,也同樣具備著,橫貫古今未來的蓋世帝威,震動歲月長河,轟動了仙界模糊位面投影!

    模糊的背影,仿若不存在,極為不真實,又如同矗立在一個又一個歷史長河中!

    可即便背影傳遞出一絲力量,也轟動了諸天。

    有些東西不可觸,有些修士不可威壓,有些人帝命也無法去審判。

    即便是仙界位面投影,即便是源自于仙界的本源意志,一旦鎮壓下來,必然驚動一些可怕的東西,道書儀體內的血脈在沸涌,古之天帝精血在轉動!

    她很明顯不同了,即便是血脈和大道演化出來的異象,也帶著帝威,震撼了天下。

    接下來,仙族始祖失色。

    他發現仙界模糊位面更為清晰了,自主顯化,自主浮現,要鎮殺抗衡仙界意志的存在!

    這是不可控的變局,仙州大地簡直沉陷了,宏偉到難以遙望的位面,雖然看起來還是那么模糊,可真正在沉墜,真正在鎮殺抗衡仙界的強者!

    “轟隆!”

    仙州大地之上,崩出一個接著一個血窟窿,無邊血雨倒灌而下,預示著大災難來臨!

    眾生顫栗,人命如草芥。

    大世要崩壞,所有的生物都要凋亡,這是源自于諸天之上的審判,難以違逆和改寫!

    “封!”

    道書儀的雙手恍然之間騰起,一剎的時光,千瘡百孔的域外時空,驟然之間閉合!

    “帝路......”

    劍宗始祖渾身一震,看到了一條模糊的路顯化,橫斷了諸天,阻截了仙界位面投影。

    接下來他神情驚駭,這女子是帝路的守護者,來頭竟然這么嚇人。

    “這天地壓制的真夠嚴重的!

    道書儀的臉色有些蒼白,完全扛著天地環境出手,損耗很大。

    同樣這世界也恢復了如常,剛才一系列的畫面,如同夢幻一場。

    接下來,外界的人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仙州大地沉陷,支離破碎,很明顯剛才的沖擊太強了,這大州根本難以承載,等待氣息散去終究忍不住沉裂了。

    甚至連同仙族祖地,也崩塌了一大半。

    無盡人汗毛倒豎,仙州大地真的破碎了,祖地都要徹底毀滅,仙族的損失太慘重了,若非始祖還活著,這和滅族還有多大的區別?

    仙族始祖胸膛劇烈起伏,眼睛血紅一片,毀了,仙州大地毀掉了!

    “看什么看?”

    道書儀屹立在天地之間,依舊風華絕代,玉指點向他們一系列人,喝道:“你你或者是你們,都出手吧!”

    地府之主他們膽寒,剛才道書儀呈現的力量太強了。

    不過奇天宗始祖低聲道:“不用擔心,她不可能在施展出剛才的狀態,天地有環境壓制,即便是她在強大和無敵,也會被大環境壓制,我等聯手不會輸掉!”

    雖然這女子過于妖,可他們不信道書儀還可以逆天了,干掉他們這些最絕頂的道祖強者!

    況且,到底是誰勝出還說不好。

    事情已經進展到了這一步,不決出一個你死我說,他們豈能甘心了!

    “結束了嗎?仙界位面投影消失了!”

    橫渡大州離去的蘇炎,洞察到了仙州大地的變化,心中稍稍安靜一些,道書儀畢竟是古之天帝的后人,可不是那么好對抗的。

    “這些狗皮膏藥,真夠麻煩的,我們盡快沖出去!”

    老首領低語,背后十幾位恐怖頭子在追殺他們,沿途中鬧出了滔天風暴,一座座大州都難以平靜,眾生也惶恐,擔心他們爆發爭霸,否則會毀掉他們生存之地!

    “給我截住他.....”

    封天教主他們聯手了,殺伐之力祭出,打向了蘇炎和老首領。

    即便是相隔遙遠,蘇炎依舊可以感知到身后,這是一群恐怖頭子聯手打出來的力量是何等的驚天動地,鎮守他們的葬天罐都在亂顫。

    可是這罐子很驚人,它的真實力量多半不是這樣的,若非有天地環境的壓制,葬天罐應該可以激發出更為可怕的力量出來。

    “這幫老畜生真的瘋了!”

    蘇炎勃然大怒,一群可怕生物復蘇的力量,形成了毀天滅地的畫面。

    無盡疆域猛烈顫抖,數不清的生靈都炸開了!

    “啊.....”

    大羅強者都慘叫,肉身碎裂,眼睛都紅了,看到滿地的尸骨和血肉,一座城都炸裂,死的人難以估量!

    “混賬!”

    老首領也暴怒,他們完全不計后果出手,都要毀滅一個大州,屠滅億萬生靈。

    蘇炎亂發舞動,瞳孔中殺光滾滾,真的恨不得反殺過去干掉他們。

    “桀桀,蘇炎他們都是因你而死!”

    金龜始祖冷森森道:“你再跑,無論你跑到什么區域,你都逃不出去,相反我們出手的次數越多,死的人也就越多!”

    殘酷的話語震撼了天下,無盡地域都在搖顫,眾生陷入絕望當中。

    道祖生物一旦發狂,也不知道會死掉多少生靈,完全就是血色末日淹沒世間。

    “你這個老烏龜!”

    蘇炎暴怒,怒道:“在生你養你的目的大開殺戒,你連個畜生都不如!”

    金龜始祖的臉色陰沉到極致,眸子看起來太嚇人了,整體能量共振,一瞬間血海漂櫓!

    滿世界都是大裂縫,斃命的修士都數不清。

    有大教都遭遇離去牽連,祖地沉陷了一大半,活著的強者悲憤嘶吼,太欺負人了,他們招誰惹誰了,平白遭遇這種大災難!

    “混賬,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殺!”

    老首領怒嘯,滿腔圣力滾滾燃燒,頃刻間爆涌而出,且組合在虛空當中,演化出一只可怕的拳頭,橫貫了一個大州,向著一片遙遠之地狂轟而來!

    “爾敢!”

    封天教始祖目眥欲裂,因為源頭方向,是封天教的地盤!

    可是說什么都晚了,老首領的拳勢已然轟了上去,這一擊太嚇人了,隔著大州殺伐!

    “什么人?”

    平靜的封天教,一石激起千層浪。

    群族的強者臉色狂變,原本還晴空萬里的世界,一下子恐怖滔天,一只可怕的拳頭砸來了!

    “敵襲!”

    封天教的強者未曾吼出來,恐怖的拳印砸了下來,活生生崩開了封天教的祖地,轟出一個巨大的血窟窿,伴隨著一群守護山門的強者炸開,爆碎肉身!

    畫面太恐怖了,封天教中的強者都嚇傻了,祖地被崩出一個血窟窿?

    “轟!”

    蘇炎的葬天罐也濺射出滾滾能量狂潮,一大片葬天之力順著血窟窿轟了進去,打的封天教祖地四分五裂,死傷慘重,血光滾滾沖霄漢!

    “是誰,誰!”該族的老古董嘶吼,眼睛都紅了,目眥欲裂。

    祖地在沉陷,毀掉的東西太多,死傷也很慘重。

    他們招誰惹誰了,平白無故被打了一拳,到底是誰干的,是誰下的手!

    “打得好!”

    “這群老畜生,壓不住蘇炎,殺我們泄恨,太混賬了!”

    “殺,就該這么干!”

    流血的大州,一些人在心里咆哮,就該這樣干,以血還血,以牙還牙。

    況且蘇炎他們還屬于天庭,可金龜始祖他們隸屬于不朽天域啊,對于本土生靈痛下殺手,泄恨,真的是太可恨了!http://www.dakukz.live/8_8665/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